气候变化对于人类和遗产的威胁

2022-04-29 浏览量:

187年前,一位年轻的剑桥大学毕业生达尔文苦恼于世间万物的规律,为了开拓视野、便于研究,他的老师推荐他加入了一艘名为“小猎犬”号的英国军舰,来到了一个名为加拉帕戈斯的群岛。

在这片群岛上,他观察动植物,采集标本,仔细研究每一种海鸟和海龟的不同,他逐渐认识到,自然环境会对物种演变造成影响。得益于加拉帕戈斯群岛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他积累了足够的一手材料。结束考察回到英国后,他继续研究,提出了物种通过自然选择进化的学说,终于写出了旷世名作物种起源


可以说,加拉帕戈斯群岛孕育了这位伟大的科学家。不过,据央视财经新闻报道,当地时间4月23日,一艘船只在厄瓜多尔加拉帕戈斯群岛最著名的景点之一——圣克鲁兹岛海岸附近海域沉没,船只装载的2000加仑(约合7500多升)柴油泄漏,海面上出现成片油污。当地政府和公园管理部门在污染区域设置围油栏,并且使用可生物降解的分散剂清理油污。此外,污染区域附近的几个旅游景点海滩关闭,水上活动全部暂停。

央视财经新闻截图

加拉帕戈斯群岛位于厄瓜多尔海岸970公里处,目前拥有超过2900多种海洋物种,是世界第二大海洋保护区。1978年,加拉帕戈斯群岛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自然遗产,是地球上最脆弱的生态系统之一。如果不妥善保护,承载着达尔文精神的环境就将毁灭。


你以为人为的环境污染只可能对世界自然遗产造成毁灭么?其实世界文化遗产一样脆弱。


一万多年前,古人类来到了美洲,其中一支来到了现在加拿大的育空地区生活。这个地区天寒地冻,有十分之一都在北极圈之内。人类为了适应这种环境,发展出以捕鲸为特色的文化,也因此留下了包括捕鲸站和捕鲸者坟墓的文化遗存。不过,永久冻土层的恶化导致了地面的塌陷,以及海岸线的后退,这个遗址的价值受到了威胁,早在2008年,赫歇尔岛就被列入100个最濒危遗址的观察名单。


赫歇尔岛上的废弃房子/ Ansgar Walk 


从北极出发,我们再去撒哈拉沙漠看一看。在现在的毛里塔尼亚,有一项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那就是瓦丹、欣盖提、提希特和瓦拉塔古镇,1996年入选世界文化遗产。这些城镇建造于公元11到12世纪,是贸易和宗教的中心,服务于经过撒哈拉沙漠运送黄金和象牙货物的商队,发展成为伊斯兰文化的中心。但是在撒哈拉,每天都会有百万吨的沙子随风而起,欣盖提小镇正好坐落在这片区域的边缘。风沙的袭击,季节性洪水和日益严重的沙漠化威胁着这个重要的文化遗址。


瓦丹、欣盖提、提希特和瓦拉塔古镇/Jean-Jacques Gelbart


如果你觉得沙漠人烟稀少,我们再去繁华的伦敦看一看。据英国气候数据分析,到2080年,泰晤士河河口的海平面将比1961年至1990年平均高出0.26米至0.86米,海平面上升也会导致通过河口的潮汐增强,这会让泰晤士河泛滥平原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为了控制潮汐和风暴潮的影响,人们在1982年发明了泰晤士河移动屏障,当时预计每年将使用2至3次,但是生态环境的恶化已经把使用频率提升至每年6至7次。如果情况继续恶化,洪水至少会淹没离泰晤士河最近的世界遗产——威斯敏斯特宫和伦敦塔。


威斯敏斯特宫和伦敦塔/Ko Hon Chiu Vincent


自从工业革命以后,人与自然的平衡被打破,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不断增加,导致地球的温度越来越高,进而造成很多环境问题,比如海平线升高、冰川退缩,生态系统受到严重挑战。不仅仅是我们居住的城市、耕作的农田这些现代景观的安全受到威胁,环境的变化还会给古代保留至今的建筑、遗址等世界遗产带来新的问题。


保护环境不仅仅是保护地球和生态,更重要的是保护人类自己,下一篇我们会告诉大家,面对这个问题,人类是如何联起手来寻找解决办法的。



作者 | 杨逸尘

编辑|杨逸尘

审核|王   超


本公号刊载的作品(含标题及编辑所加的版式设计、文字图形等),未经中国文物报社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改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授权转载的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分享到:

最新新闻

  • 刘文艳:《挑战与应对:气候变化影响下的长城保护》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线上、线下的同仁们,大家下午好!很高兴能有机会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跟大家一起来讨论气候与长城保护这个话题。我们都知道长城是中国乃至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世界文化遗产之一,与其他遗产相比,这种超大的体量和广袤分布的特征,也使得长城和气候环境有着更加天然的联系。今天上午有很多专家在报告当中以长城为案例讨论了气候与遗产保护。今天下午我将从长城与气候、环境之间的关系,以及长城地带的气候条

  • 杜启明:《气候变化与土遗址保护工作的几点思考》

    内容提要河南省历史上是丰水区域,水灾频发。“7.20”极端气象灾害向我们提出了警示。气候有大周期变化,在相对干旱时段内,对土遗址的安全稳定形态认识、保护技术措施和管理存在着若干需要重新审视的地方。土遗址保护策略要立足于气候大周期变化;应根据不同的气候与遗址特征分区、分类编制不同的技术指导意见,以“形态可辨,构造稳定,排水科学”为土遗址的健康标准,辅以正确的绿化配置、周边生存环境的优化,提高土遗址抵御

  • 乔云飞:《气候变化视角下我国不可移动文物暴雨灾害风险变化趋势》

    尊敬的陈院士、各位专家、同仁,大家上午好!很高兴今天我有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下关于《气候变化视角下我国不可移动文物暴雨灾害风险变化的趋势》的报告。选择这个报告题目主要是基于前段时间开展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不可移动文物自然灾害风险管理与应急处置研究》,在近几年研究的基础上,我们关注到了全球气候变化的特征。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如何在大的空间尺度层面,提升不可移动文物的保护管理水平,能够让预防性保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