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首页 > 新闻动态 > 协会动态

第42届世界遗产大会边会集锦——与三大咨询机构对话

日期:2018-07-03 21:10:49 发布: 浏览:602
更多

    2018年6月29日下午至2018年7月2日上午,第42届世界遗产大会委员会会议审议了申报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项目(Item 8B)。今年委员会共审议了28个项目,其中文化遗产20项,自然遗产5项,混合遗产3项。在审议过程中,专业评估意见都来自于咨询机构(Advisory Bodies),其中,文化项目由 ICOMOS(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进行评估,自然项目由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进行评估,混合遗产由两家机构共同评估。而作为推动世界范围内所有类型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ICCROM(国际文物保护与修复研究中心)也为世界遗产委员会提供专业意见。

主题:关于咨询机构,一切你想问却不敢问的问题

时间:2018年7月1日,13:10-14:00

主办:ICOMOS(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CCROM(国际文物保护与修复研究中心)

    会议由ICCROM遗址部主任Joseph King主持,并邀请了来自ICOMOS的国际部主任Marie-Laure Lavenir,评估部主任Gwenaelle Bourdin和来自IUCN的世界遗产高级顾问Peter Shadie,世界遗产监测官员Remco Van Merm来为大家答疑解惑。会上,几位在场观众就“列入濒危名单”、“遗产标准的选择”、“反应性监测”、“评估专家的选择”等缔约国常遇到的问题进行了提问。

Joseph King主持

Q:遗产列入濒危的标准是什么?为何有时并不按照《操作指南》的程序列濒?

A:事实上,我们咨询机构都是按照《操作指南》要求来操作的,而且我们的重点更多关注在与缔约国进行磋商,形成联合行动计划。

    我们想在此澄清的是,把遗产地列入濒危名单是为了它们从国际社会得到更多的帮助,而非让缔约国蒙羞。

    而且,列入濒危名单并不是目的,通过委员会、咨询机构与缔约国的联合行动计划来脱濒才是最终目的。比如,柬埔寨的吴哥古迹在1992年被列入濒危遗产名单,经过多方合作,用了15年的时间,最终从濒危名单移除。

坦桑尼亚代表提问

Q:如何判定遗产的突出普遍价值?如何选取遗产的标准?

A:作为咨询机构,我们一直坚持研究遗产标准的使用情况,并且也为了让缔约国能够更好地理解而适时修改标准的定义。其中,ICOMOS曾就这一议题出版了一本名为《何为突出普遍价值?》的专著,里面详细地介绍了OUV演变的过程和标准的选取。

    同时,我们一直也想澄清的是,咨询机构并不想做“神坛之上”的评估机构,而是希望通过进一步阐述我们的评价标准,让评估过程更加清晰透明,从而帮助缔约国讲好申遗项目的故事。

    而说到评估过程,一项文化遗产提名的评估通常是由ICOMOS组织大约50人的工作小组,他们在通过审阅文本、讨论和现场考察多个环节最终得出的评估意见,并不是某个个人的意见。

《何为突出普遍价值?》

Q:为什么反应性监测的结果与考察专家赴现场的结论不一致?

A:反应性监测的结果并不仅仅是现场考察专家的结论,还包括通过其他途径收取的资料和获得的信息。

    通常情况,我们将反应性监测的结果反馈给缔约国,如果缔约国觉得与实情不符或者存在误解,完全可以提出澄清的申请。

但令人遗憾的是,往往反应性监测都是在临近截止日期进行的,并没有给缔约国留太多的时间去澄清。其实,我们非常希望与缔约国建立对话,彼此理解。我们也意识到这一问题,一直在努力地协调人员和时间,希望尽可能地提早进行反应性监测。

ICOMOS答疑

Q: 如何能让缔约国与咨询机构在申遗前期阶段进行沟通?

A: 现场考察环节,其实咨询机构就已经开始了与缔约国的沟通,无奈的是通常考察与提交报告的时间比较临近,缔约国即使听到咨询机构的意见也不能及时修改,所以存在较大问题的项目还是不能由此获得帮助。

    针对这种情况,上游支持(upstream support)让前期沟通成为可能,咨询机构可以在项目初期介入,以便更好地指导缔约国申报。

IUCN解惑

Q:  评估专家在选择上是否遵循区域原则?

A: 我们深知评估专家还是较多地来自欧洲这一不平衡现象,但也在积极鼓励不同地区的专家加入“世界遗产专家库”。ICCROM也已针对这一问题在不同地区开展了能力建设工作坊,旨在培养当地的专业人员来实现评估专家的平衡,从而让整个评估过程更加公平、专业。

   当然,一个小时的时间远远不够解答观众的疑惑,也不能满足咨询机构想要向缔约国澄清众多误解的愿望。咨询机构希望今后能与缔约国有更多这种广泛地对话,增进彼此的了解,他们无论是在巴黎还是在罗马的总部大门永远向缔约国敞开。